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429阅读
  • 5回复

词典不能用“避现”的办法编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hbjm99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楼  发表于: 2006-10-23

词典不能用“避现”的办法编

 

——《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编纂思想初析之二

 

杜书彦

 

      辞书编纂的“继承”是指编者在前人学术成果的基础上,进行缜密细致的学术研究,以不同的编纂指导思想、体例、框架、收词、释义等来编出超越前人的辞书。这就是辞书的创新。如果不进行学术研究,只是为了逃避抄袭的责任而在一些非核心内容中无关紧要的文字上做些改动,甚至改出错来,则不能称为“继承”,只能叫改头换面。自从1997年辞书界诉王同亿抄袭的五起案子全部胜诉以来,用逐字照抄的办法“编”词典的势头已受到遏制。于是,改头换面成了逃避抄袭责任的“好”办法。据《南方周末》2004年4月8日“ ‘规范’ 之争”一文报道,“改头换面”现在有了一个“动听”的新名字——“避现”,即在内容上避免与《现代汉语词典》(以下简称“现汉”)雷同。但只要不是原创的,总会露出改头换面的痕迹来。下面通过分析《现代汉语规范词典》(以下简称“规”,凡不注明版本者都指该书2005年7月出版的 “缩印本”)中的几个词条,作为“避现”的标本。

       “规”的“避现”在收词和释义两方面都下了功夫。收词是指书中收哪些词条。收词是否得当,系统性如何,是否平衡,这与辞书的质量密切相关。“规”收词6.8万条,其大框架在“现汉”的基础上略有增删。从增删是否得当可看出一些问题。释义是辞书的核心,是读者希望从辞书中获得的主要信息,也是抄袭的主要部位。为了逃避抄袭的责任而随意改动,就更容易出现差错。“规”中的差错大多是在收词和释义两方面“避现”造成的。可分以下几类:

(一)增收随意

该收的尽量收齐,不该收的尽量不收。这是很难掌握,但必须努力掌握的原则。“规”在这方面问题不少。为了与“现汉”有别,“规”多收了几千条。有些词就很值得研究。如,“现汉”中“肉”字头下收了35条,“规”则收了55条。多收的词中居然包括“肉饼”“肉丁”“肉冻儿”“肉酱”“肉类”“肉末儿”“肉泥”“肉片儿”“肉铺”“肉丝”“肉丸”“肉馅儿”“肉汁”等。这些词见词明义,没有什么检索价值。如果把各种荤素食品的饼、酱、冻儿、末儿、泥、片儿、丝、丸、馅儿、汁儿等都收进来,则再收上一两千条也是很容易的。更有甚者,连商家的不实之词也收了进来。请看:“【矿泉壶】内设过滤装置的盛凉水的容器”。普通水只是过滤了一下就变成“矿泉水”了吗?这种水符合“规”中“矿泉水”条的定义吗?

(二)删词不当

GB 10112-88 《确定术语的一般原则和方法》中指出,“定义”是“用已知概念对一个概念的综合描述”。所以,定义中不应出现本书未收的未知概念。做到了就叫做“封闭”。一本词典有几万个词条,做到完全封闭是很难的,但严肃的编者会努力去做。虽会留下个别疏漏,但绝大多数词条能做到。而抄袭者则不注意这一点,往往造成大量漏洞。这就是“不封闭”。请看:

1. 删去了基础词。“规”的“无线电”“无线电传真”“无线电话”各条中都有“利用无线电波传送”一句,但却漏收 “无线电波” 这一基础词条,违背了定义的基本原则,造成了不封闭。这个基础词在“现汉” 《辞海》《新华词典》(以下简称“新”)中是都有的。

2. 删去了配套词。如“有性生殖”、“孤雌生殖”和“无性生殖”是一组配套词,“现汉”“新”和《辞海》是都收的,而“规”却不收前面两个。

(三)加字加错

1. 加成了“宽义窄释”

“规”: 【忍痛】忍受内心的痛苦。

“现汉”:【忍痛】忍受痛苦。

加了“内心的”三个字,“肉体的痛苦”就被排除在外了,成了“宽义窄释”(辞书学术语。意思是解释得窄了,给读者提供了不完整的定义,因而是硬伤)。

2.画蛇添足

“规”: 【撇】从液体表面轻轻地舀,使不带出其中的固体物。

“现汉”:【撇】从液体表面上轻轻地舀。

“规”条中为“避现”而加的那句话是“蛇足”,而且并不正确。以煮排骨为例,撇血沫或撇浮油时,是“固体物”(排骨)和“液体”(汤)都不带出的。

3.加出了科学性错误

“规”: 【赖氨酸】一种含有两个氨基的人体必需的氨基酸。

《辞海》:【赖氨酸】一种含有两个氨基的人体必需氨基酸。

 抄时虽只加了一个“的”字,却造成了大错。请看《辞海》中的下面两条:

【必需氨基酸】人体营养需要的,但不能在体内合成,必须由食物供给的氨基酸。

【非必需氨基酸】能在体内从其他有机化合物(如糖)转化而合成的氨基酸。

可见,“必需氨基酸”是一个专业术语。加了“的”字,意思就变了。因为,“必需氨基酸”和“非必需氨基酸”都是人体“必需的”,只不过前者是人体内不能合成,必须由食物直接提供而已。赖氨酸即属之。可见,为了“避现”而加的“的”,虽只有一个字,却是科学性错误,不仅可看出编者缺乏必要的专业知识,还清楚地说明了主编的编纂思路和“避现”手法。

(四)删字删错

 “规”:【柚】叶子大而厚,呈心脏形。

《辞海》:【柚】叶大而厚;叶翼大,呈心脏形。

“叶翼”是叶柄两侧紧靠叶子的两片小叶。柚的叶子呈卵形。叶柄上的叶翼比叶子小得多,但比其他植物的叶翼要大一些(有叶翼的植物不多,且其叶翼大都很小,所以柚的叶翼就成为鉴定标志之一。《辞海》上有插图,一看就明白)。可见,“叶翼大”三个字是不能删的,因为呈心脏形的是叶翼,如删了,本来是“卵形”的叶子就变成“心脏形”了。《辞海》中“叶翼大”三个字前面明明是分号,抄的人也未看懂,一起删掉了。造成了科学性错误。

 

(五)改写出错

1.改得似是而非

“规”: 【绕道】不走直路,绕弯子过去。

“现汉”:【绕道】不走最直接的路,改由较远的路过去。

为“避现”而改写后出现了两个问题:

  ①“最直接的路”未必就是“直路”;

②“规”中未收“绕弯子”,但“绕弯儿”条说:“比喻说话不直截了当,也说绕弯子”,这个“绕弯子”与“由较远的路”也毫无关系,两者明显脱节。

2.丢失了有效信息

“规”: 【开架】敞开书架、货架,让顾客自行挑选图书或货物。

“现汉”:【开架】①指由读者直接在书架上选取图书。②指由顾客直接在货架上选取货物。

“规”的释义显然是由“现汉”的两个义项合并而成的。但丢失了有效信息,也成了“宽义窄释”。因为把到图书馆书架上选书的“读者”排除在外了,读者是去借阅而不是去买书,是不包括在“顾客”中的。

3.改出好几个错来

“规”: 【海洛因】…由吗啡提炼而成,…吸食后能成瘾。医药上用作镇静剂、麻醉剂。

“现汉”:【海洛因】…用吗啡制成,…医药上用作镇静剂、麻醉剂,常用成瘾。

 “避现”后出现了三个问题:

①“提炼”是用化学和物理的方法分离出物质中原有的成分,如分离出汽油、柴油等本来就存在于原油中的成分,可以叫“提炼”。海洛因在吗啡中本来不存在,是吗啡与其他化合物发生化学反应后生成的新物质。所以,只能说“制成”,改成“提炼”属科学性错误;

②作镇静剂、麻醉剂用,常用也能成瘾,“医药上…”一句移到后面就丢失了这一重要信息;                                                    

③吸食只是使用海洛因的方式之一,现在更多使用的是注射方式,只提“吸食后易成瘾”也是“宽义窄释”。

(六)主副条易位出错

某些词有同义词,其意义相同或基本相同,包括通称、俗称、别称等。词典中应妥善处理。有规范词时必须以规范词为主条,无规范词时以习用的为主条。主条加解释,同义词则作副条(参见条),不重复解释。但“规”的主副条大都与“现汉”相反,不免令人生疑,总有“欲盖弥彰”的感觉。但当看到一些规范词也如此处理时,这种感觉就被证实了。如,“现汉”以“退磁”为主条,以“消磁”为副条(这是正确的,《物理学名词》中的08.1014条规定,以“退磁”为规范词),但“规”则改成以非规范词“消磁”为主条,“退磁”反而成了副条,显然与该书自称的“规范”二字背道而驰。看来,主编在处理主副条时,“避现”是首要原则,规范与否就顾不得了。

(七)瞎指挥

“规”在书中加了小手符号表示提示。如果提示正确,对读者有参考价值。遗憾的是有些提示是错误的,对读者是一种误导。如:

【二恶英】……二不要写作二 英.

这个提示是完全错误的!因为, 是个化学用字,不是“噁”的简化字。1980年公布的《有机化学命名原则》“5.1”一节中规定:“基本杂环母核的特定名称……原则上是2~3个汉字的音译,……以“口”旁作为杂环的标志”。也就是说,左侧的“口”表示它是杂环化合物,右侧的字表示读音。常见的例子有“呋喃”“噻吩”“嘧啶”等。杂环中有氧原子时,英文名称中有“ox”,音译为“ ”(“口”旁,“恶”音),如oxazole译为“ 唑”。所以,dioxins自然就只能译为“二 英”。写成“二恶英”是完全没有理据的。“规”的作者根本没有弄懂,却还要瞎指挥。由于此书打着“规范”的旗号,后果就更加严重。

       对照几次印刷的“规”可以看出,每次都有改动。我相信,本文提到的差错在下一次印刷时也会被改正。差错少当然比差错多好,但仅仅修改了一些被揭露的差错改变不了对此书的整体评价。抄了正确的内容,差错率也可以很低;“避现”也不一定会出错(如把“y”改成“x”之类)。“规”的作者中,有几位还是很有水平的,所以可能会有某些条目改得比原本好。但是,从总体上说,本书不是一本原创性词典。所以,即使把“避现”避出来的错都改掉了,仍然不可能成为精品。

       更应注意的是,本书的差错率是如此之高,已被揭露的尚不足十一。作者和出版者本应停止发行并及时召回,彻底加以弥补。但他们没有这样做,反而继续强化宣传,加速推销,甚至还以“宣传规范”“高考链接”等手法向中学进行“优惠”直销,甚至用各种形式搞“评奖”赠书促销,并暗示“规”是中考、高考等各类考试的唯一标准。以致几十万本有大量差错的词典已经并且仍在源源不断地流入中小教师和学生手中,甚至还推销到了国外。这难道是有职业道德的学者和出版社应采取的态度?

       辞书当然无一例外应是贯彻国家公布的规范、标准的模范。编辞书时必须贯彻的规范包括语言文字规范、各种国家标准和科技术语规范。但一部辞书即使全面贯彻了上述规范,仍并不“等于”规范。因为规范只有国家主管部门才有权公布。“规范”和“贯彻了规范的书”是绝对不能混淆的两回事。词典中的绝大部分内容(收词、释义等)现在还没有规范可以遵循。所以,把只有一小部分内容贯彻了规范的词典说成是“规范词典”,会严重误导读者。这一点可从媒体报道的许多地方已将此书当成了检查质量或阅卷的依据而得到证实。可见,编者擅自在个人署名的辞书书名中加“规范”二字的做法是十分不妥的。另外,未经验收就打出某部门“重点项目”的旗号,甚至还自封为“国家‘八五’规范重点图书”,试图暗示此书是某部门发布的“规范”,更是十分不严肃的做法,而且会造成“官商结合”的假象,给国家行政机关和公务员抹黑。现在市场上书名中加“规范”二字的词(字)典越来越多,绝大多数是近几年出版的,不能不使人怀疑多数是出于商业运作的目的。看来,书名中加的“规范”二字已成了某些劣质辞书贬低其他辞书的手段,成了进行虚假宣传的幌子,成了进行不正当竞争的工具。为了维护“规范”二字的国家权威性,维护读者(特别是还缺乏鉴别能力的广大中小学生)的合法权益,和促使国家文化建设事业健康发展,个人作品擅自以“规范”冠名的不正当做法理应及早叫停。

 

读者认可一部词典,最终是以质量为准的。虽然辞书质量认定的难度很大,但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并通过健康、正常的书评和认真严肃的讨论,认识是会逐渐统一的。虚假宣传、大幅让利、强力促销,大量赠书,甚至以各种手段封锁正常的书评等手段,可能见效于一时,但不可能长久。要编出好词典,只有老老实实从基础工作做起,按照辞书学理论办事,以一丝不苟的严谨学风、“十年磨一剑”的精神来编。其他道路是走不通的。

 

                  见2006年3月24日《文汇读书周报》

离线goingoo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7-02-02

好帖,顶上来。

70+成员,中国第一家全无纸化校对公司(第7年);QQ32767629;微信jiaodui;公众号jiaoduiw;手机13556123901
离线雪月花时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07-02-03

高难度!

在线新温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7-02-07

学学

但是看得不是多懂

离线jiaojian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7-03-01

好帖要顶!

离线xcyfq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7-03-06
好帖子啊,这个帖子好。
快速回复
限10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