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42阅读
  • 0回复

史有为:汉语外来词四十年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historysky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楼 发表于: 2018-12-09
汉语外来词四十年记

史有为

1. 总说

    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至今已有40年。40年来,跟中国的许多领域一样,汉语也发生着深刻变化。这变化明显表现在词汇上,尤其表现在外来词方面。
    外来词是语言接触的产品,但语言接触未必就会引进外来词。因此,语言接触与外来词既有联系又有不同,并非必然的因与果。语言接触以及外来词至少涉及以下六个方面:同哪(几)种外语接触,由哪些人接触,通过什么发生接触,哪些接触面最为紧密或突出,引入的外来词出现哪些变化,因何种因素出现以上这些变化。
    1978年的决定开放,到1984年南方视察的肯定开放,再到1992年的南方视察再呼吁,中国的开放才成为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拜改革开放之赐,40年来,中国同世界的接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出国考察,出国留学,接待来华访客,聘请国外人士,开展学术交流;中国又越来越多地参与世界事务,走出国门投资、参建国外项目,每天都发生着与不同语言的接触。在这个浪潮中,广大年轻人已在不经意间成为语言接触的先锋与主力军。由此途径带回的、引入的新观念、新概念、新外来词日新月异,以数百计。
    40年来,与国外沟通的渠道与工具大变,非但渠道更宽,而且出现计算机和网络等新工具。计算机是1980年代才开始在部分部门作为研究工具使用的,仅限于机器翻译、人机对话等项目。1992年微软(Microsoft)公司进入中国。20世纪90年代中期计算机才逐渐推广到一般民众。国内局域网开通于1984年。联系全球的因特网(Internet)更是1994420日才在中国开通,至此才能与世界相连相通。1997年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标志年。1998年底成立了第一个面向世界的网站“新浪网”。2000年搜索网站“百度”成立。同一年,大批携带许多新信息的海归也学成回国。由于这些因素,中国就明显出现了差不多前后两个20年的变化。前20年是与世界联系并引进外来概念的恢复期;后20年,计算机- 网络、全媒体、中青一代已经成为引进外来词的主要承担者,并依靠以上因素而掀起了外来概念引进高潮。
    40年来,世界的语言生态也发生了许多变化:其一是,英语越发成为世界性的交际语言,尤其是后20年,英语的推广已经使法、德等国年轻人都使用英语与外界交流,中国的英语热也已开始威胁到传统汉语文的教育,几乎所有的国际会议都以英语作为会议语言;其二,字母词开始在各个国家大行其道,成为一种特殊的国际词;其三,日语基本放弃了以汉字翻译西方来的概念,而直接使用假名音译,这就大大改变了清末以来中国大多从日语引进汉字词的习惯;最后,计算机与网络技术的发展,日益快速地改变着各个领域;新科技、新产业与新文化产品也正快速地在不同国家形成不同的优势形态。这些又都造成40年来不同汉语外来词从不同源语以不同比例地引进中国。
    
2. 日语源外来词的新气息

   现代汉语成为今天的样子,日语源汉字词功不可没。日语汉字词本来就是汉语语素在海外构词结果,带有深厚的汉语基因。因此日源汉字词也引起了学界的争论,到底是外来词,还是本该属于汉语的词?为了解决这个很难平息的争议,笔者曾建议,应该将来自日语音读的词称为“准外来词”。由于日语在二战后放弃了以汉字语素意译源自西方的新词语,而改用片假名音译,于是就自断了向中国输出新概念的渠道。中国当然以此为契机,干脆直接借用源自西语的词语。因此,中国借用日语用词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更重视日本特有的服务、饮食、技艺等词语;更看重日本首创并占优势的动漫、娱乐、文体等用语。此外,还有部分日语早先意译的西源词语,也在此时期补充进了汉语。在这个时期,还存在一个跳板。由于40年前中国自顾不暇,不少日源词先行进入了中国台湾和香港。1978年之后,中国大陆才通过港台的中介借入。但这种现象大约在20 年前已经陆续停止,因为大陆的开放、收到国外新信息的时间,已经与港台同步。下面,我们以日语音读、训读与汉语音译为标准,分成三类举例,看看这40年来借入的日源词。
   1) 纯粹用汉语语素(音读)构成的日源词
   [熟女](日.jukujo):30岁—50岁之间的成熟女性。
    [毒舌](日.dokuzetsu):说话特别尖酸刻薄、挖苦刁难的人。
    [完败](日.kanpai):体育比赛中完全失败,以大比分落后。相对的为“完胜”(日.kanshō
    [绘本](日.ehon):配上文字的画册。
    [数独](日.sūdoku):要求按规定填满数字的9×9方格图智力游戏。
    [二次元](日.nijigen):动漫界指纯理想的虚拟非现实世界。一种架空的文化与世界观。
    [弹幕](日.danmaku):在影视影像放映的同时出现大量多列移动的评论字幕。
    [达人](日.tatsujin):精于某种技艺的能人。
    [量贩](日.ryōhan):批量地销售。
    [配送](日.haisō):将物品按单子分发至应到的处所。
    [看板](日.kanban):招牌,广告牌,告示牌。从台湾转道进入大陆。
    [精算](日.seisan):精确、精细地计算。
    [容积率](日.yōsekiritsu):总建筑所有用地面积与总占地面积之比。
    [液晶](日.ekishō):具有光学性质和流动性的液态晶体。
    [纳豆](日.nattō):黄豆蒸熟发酵而成的黏状食品。
    [便当](日.bendō):可携带的日式盒饭。
    [店长](日.tenchō):商店经营的负责人,并非商店资产所有人。
    [民宿](日.minshuku):可接待旅客投宿的民家,家庭旅店。
    [小确幸](日.shōkakkō):微小而确实的幸福。
    [宅](日.taku<お宅,otaku):指总窝在家中不出门的人;总窝在家中不出门。
    2)用日语语素(训读)或混合汉语语素(音读—训读混合)构成的日源词
    [萌](日.萌えmoe):形容年轻女性可爱,惹人爱怜,令人着迷、兴奋。
    [腹黑](日.haraguro):黑心,阴毒,坏心眼,一肚子坏水。
    [素人](日.shirōto):普通人,非专业的人。
    [手打](日.teuchi):手工制作(面条),手擀(面)。
    [职场](日.shokuba):任职处所,工作场所。
    [纯生](日.junnama):特指啤酒的纯生鲜性质。
    [必杀技](日.hissatsu-waza):一招特别厉害的、可杀敌制胜的技艺。
    [爆买](日.bakugai):集中地大量购买。2014—2015 年间因中国赴日旅客大量购物而创造。
    [回转寿司](日.kaiten zushi,kaiten sushi):放置在回旋设备上供顾客自取的寿司,也指此类经营的餐馆。
    [影武者](日.kagemusha):幕后人物、操纵者。
    3) 汉语音译的日源词
    [一级棒](日. 一番,ichiban):第一,最好,顶级,非常好。
    [乌冬(面)](日.udon<汉.“馄饨”):一种韧滑的粗面条。
    [妈妈桑](日.mamasan):饮食店、小酒店的老板娘。
    [- 控](日.-koncomplex):类词缀。专注于某种爱好的情结。从日语引进的还有:萝莉控(日.rorikon)、正太控(日. 正太コン,shotakon)、御姐控”(日. 御姉コン;御姉,onē,姐姐敬称)。汉语中自行发展出大叔控、微博控、短发控、眼镜控等。
        
3. 音译词的再出发

    由于时代的进步,新事物、新产品、新概念如雨后春笋,使得译词也层出不穷。译词有两个基本类型:音译词和意译词、外来词一般都指前者。由于这一时期减少了日语源意译西语新词的输入,汉语的自主翻译意识便得到增强,意译与音译两个方面便都得到长足的发展。其中音译词,仍然是这一时期的重要形态。由于英语地位的提升,音译词中又以英语源词为主。
    这一时期的音译词是全方位、大数量的。涉及政治、经济、文教、医卫、军事、体育、娱乐等各个方面,估计应有一千词左右。它们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社会的巨大变化以及生活水平的提升。而且日期越近,国外新事物或新概念就借入越快。许多曾经因国内因素而未及时引进的概念,也在此阶段弥补性地借入了。这二者都说明今天中国社会的开放生态。为了纳入更多类型的信息,我们按词源与词形借入方式两个维度分类举例如下:
    1)英语源音译词
     占多数的全音译              
    [嗨](英.high):兴奋地大声唱或喊;兴奋地吸或食;特别兴奋。
    [乌班图](英.Ubuntu):一个以桌面应用为主的Linux计算机开放操作系统。
    [推特](英.Twitter):2006年创建的美国著名社交网络及微博服务的网站。
    [阿帕奇](英.Apache):美国武装攻击型直升机,可携带空地导弹。
    [克隆卡](英.clone card):计算机或银行的复制卡。
    [皮卡](英.pickup (truck)):一种前部四人座、后部载货车斗的轻型汽车。
    [阿莫西林](英.Amoxicillin):一种半合成青霉素类的广谱β-内酰胺类抗生素。
    [奥司他韦](英.Osteltamivir):一种治疗流感的常用药,公认的抗禽流感、猪流感、甲型H1N1病毒最有效的药物之一。
    [赛洛宁](英.Xeronine):早性酵素,人体内合成的正常生化反应所必需的生物碱。
    [沙士](英.SARS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非典,由新型冠状病毒造成的传染性非典型肺炎。
    ◆全谐音音译。所谓谐音,就是有意识地使音译外来词在形式上具有某种意思。此处的意思,可能是与外语词接近的,或者有关的,或色彩上有些接近的,或与源词不冲突的汉字义,甚至还可以是开玩笑式的谐趣义。例如:
    [晒](英.share,均摊,共享):把自己的生活、经历和心情展示在网上与他人分享。
    [蔻](英.cute):女孩儿美丽,娇小可爱,前卫时尚。
    [天丝](英.tencel):一种真丝性质的纯天然再生性纤维。
    [乐活](英.Lohas<Lifestyle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一种追求健康有机、自给自足、更新自己和爱护地球的生活形态。
    [必扑](英.pif paf):bìpū 一种英国发明的家用杀虫药。
    [谷歌](英.Google):美国著名的网上搜索服务公司。2006年发布此中文名。
    [必应](英.Bing):微软于2009年推出的先进搜索引擎及其服务。
    [超纶](英.challen):一种具有强吸附油污性能的超细化学纤维。  
    [瘟到死](英.windows):一种计算机操作系统的谐趣音译。
    ◆部分谐音音译,使得全词在构成上显示出“散性”特点。这是拼音文字语言所不可能有的现象。例如:
    [贴士](英.tips):指导,忠告,建议,小建议。由香港转来。
    [达灭芬](英.Dimethomorph):一种用于土豆、青椒、十字花科蔬菜等的杀虫剂
    [特氟隆](英.Teflon):聚四氟乙烯纤维。工业过滤材料,不粘锅涂料。
    [芬必得](英.Fenbid):异丁苯丙酸,一种镇痛、解热、抗炎的非甾体缓释药物。
    [维克特纶](英.Vectran):由共聚芳酯构成的高性能高强度复丝纤维。
    ⑵ 部分谐音成“类词缀”的音译
    [博客](英.①blogweblog(网页记录更新)的截头词。②blogger<blog+er(英语称写博客为blogging)):①网络日志。②在网络上发表文章的人。
    [播客](英.podcaster):热衷于下载网上节目随身收听者。
    [摆客](英.biker<bike):城市自行车绿色出行者。最早由台湾使用。(自行车)。
    [拜客](英.backer<back):愿意生活在怀旧或以往环境下的怀旧派。(背后;倒退)
    [极客](英.geek,美国俚语:智力超群者):对计算机和网络技术与交往狂热的人。
    [趴客](英.planker):一种热衷于“趴街”行为的人。
    [赛客](英.SciBlog(ger)<Sci(<science)+Blog(ger)):记录科研经验与科学感悟等的个人博客。
    [维客](英.wikier):维基百科(wikipedia)的追随者。
    [威客](英.witkey<The key of wisdom的换位缩减;或<wit,智慧+key,钥匙):在网上买卖知识者,通过互联网把自己的智能、知识、经验和创造能力等转换成实际收益的人。
    ⑶ 稳定的音译(含谐音)+义标
    [模块](英.MOD<modification):修改过的东西,多用于电子游戏或计算机游戏。
    [彩芒](英.monitor):确保荧屏正常工作的电视机或计算机的监护仪。
    [优盘](英.USB<universal serial bus):移动硬盘的一种,通用串行总线/母线。
    [诺丽(酵)素](英.inoni):由诺丽果经过提纯发酵产生的酶活性极高的酵素。
    [海扶刀](英.HIFU<High Intensity Focused Ultrasound):一种无创性超声聚焦肿瘤手术“刀”。
    [碧根果](英.pecan):长寿果,西洋胡桃,一种美国山核桃。
    [司康饼](英.scone):英国茶饼、松饼,英式快速面包。
    [安赛蜜](英.Acesulfame-K;Acesulfame Potassium):A-K糖,乙酰磺胺酸钾或双氧恶噻嗪钾,一种稳定性最好的高甜度甜味剂。
    [马克杯](英.mug):直筒状有把的杯子。多用来盛牛奶或咖啡。
    [乐福鞋](英.loafer):平底船型懒汉鞋。
    [优悠族](英.yoyo<yo,拉绳号声):自律、自信、沉稳而特立独行的工作者。
    ⑷ 较稳定的音译(含谐音)+意译
    [黑加仑(子)](英.blackcurrant):黑豆果或黑醋栗。
    [二恶英](英.dioxin):即致癌、致畸的氯化环三芳香类强毒物质。
    [面包糠](英.bread crumb):面包屑。
    [星巴克](英.Starbucks):全球最大的美国咖啡连锁店。
    [交沙霉素](英.Josamycin):一种近似于红霉素的大环内酯类的广谱抗生素。
    [阿霉素](英.Adriamycin):一种广谱抗肿瘤、抗细胞毒类的药物。
    [比特币](英.Bitcoin):一种采用开源P2P(点对点)技术所产生的匿名虚拟电子货币。
    [百香果](英.Passion fruit):多年生蔓性植物西番莲的鸡蛋形紫皮或黄皮果实。
    [奥康姆剃刀](英.Occam razor):科学处理的精简原则。像用剃刀般除去多余,以使思想的方向更加趋向科学。
    [蛇果/地厘蛇果](英.delicious fruit):花牛苹果,一种美国产深红色大苹果,底部有5条凸起,肉质松软。
    2)来自非英语的音译词
    [芭菲](法.Parfait,完整,完美):一种盛放于高腰杯中的巧克力加水果等的冰淇淋水果冻。
    [白汁](法.Béchamel;Sauce béchamel):一种基本酱汁,用黄油和面粉搅拌成奶油面粉糊并在牛奶中熬成。
    [芭芭罗瓦](法.bavarois):一种介于布丁和慕斯之间的法国甜点。。
    [可丽饼](法.crêpe):煎烤而成的法国薄饼。
    [波丽多(卷饼)](西班牙.burrito):内裹饭菜的墨西哥玉米卷饼。
    [塔可酱](西班牙.taco):用辣椒、西红柿、洋葱等熬制成的墨西哥佐餐酱汁。
    [马黛茶]([南美]西班牙.mate,葫芦):一种原产南美洲冬青科常绿灌木树叶烘烤制品,与咖啡、茶并称的第三大饮料。
    [玛奇朵(咖啡)](意大利.Espresso Macchiato):牛奶泡沫上淋上网格状焦糖的意式牛奶咖啡。
    [皮塔(饼)](希腊.pita):中东的一种类似灌饼的口袋形小麦粉薄烤饼。
    [呼麦](图瓦.xoomei,喉咙):一种古老的喉音“双声”的泛音咏唱技法。
    [冬荫功](泰.tom yum/tom yam,酸和辣相拌烹煮+泰.Goong,虾):泰国的酸辣虾汤。
    [莲雾](马来.jambu/djamboe):爪哇蒲桃,水蓊,桃金娘科的常绿小高木的果实。
    [特沃纶]([日制]英. Twaron)日本开发的超高分子量“对位”芳酰胺纤维。
    [欧巴]”(朝.[op'a]):哥哥,含暧昧义。韩国女子称呼所爱慕的男子。

4. 字母词的风云突起

    综观这40年,我们明显感到的一个变化是字母词。尤其这后20年,几乎每天都会遇见一两个陌生的字母词,而且遍布各个领域。它们大都是缩略性专业用语,它们大部分只有三个字母,带有概念复杂而专业性极强的性质。这些概念如果要用汉字表达,必须拉上长长的七八个字,甚至十几个字。尽管字母缩略词明显缺乏字面上联系词义的明确性,但由于书写便利,语音上异于汉语音节,在汉文中形象独特而鲜明,易于捕捉并摄入眼球,因此也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会迅速为年轻一代所接受。
    字母缩略词隐去了长长的原外语词,几个外形无关的字母造成了“不透明性”,与“透明”的汉字词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些都看似缺点,却大大淡化了与外语原词的联系,成为一种整体性记号,反而比较容易为不懂外语的人群所接受,大大减轻了字母词进入汉语的阻力。如今字母缩略词已数以百计。预定今年12月出版的《新华外来词词典》(2018,史有为主编)附编“字母起首词”收2000余条,删去其中的汉源字母词与未同化为汉语的部分,至少也有数百词。它们遍布各个领域,日日常见,人人涉及,影响之大,非同小可。
    让我们先来看看下面这篇短短的自说自话,调剂一下枯燥的叙述:
    我家在东城区。家里最近买了好多LED灯,因为省钱;还买了台4KLCD电视机,因为像素高。我自己过去都带着MP4,现在用4G的双SIM卡华为手机。没买iPhone,但有一款B5大小的iPad。手机上的APP太多,我不太会用。家里有一台PC电脑,里面的CPU是中国自己制造的。随身我还带着U盘,以防万一。前年,家里安装了WiFi,随时可以上网发email,方便极了。
    大学毕业的时候,正是中国进入WTO的十周年。那时我纠结于是否要读MBA,是否要考GRE。最后我还是决定去就职面试。那会儿我老想着能不能通过,什么时候可以拿到offer。就职以后发现,我还必须写论文,而且要求在C刊上发表,压力山大。
    我的公司在北京的CBD。那里到处是大楼和不同公司的logo。我的公司在一所Loft里,不是那种SOHO商住楼。进入自己的公司,有时电梯里就碰到公司的CEO,也可能随时跟业界大V挤在一起。他们可能会当场要求我去做C2CP2P,联系对方。
    公司开会的时候,我会准备好发言的Word文本或PDF文本,有时还要准备PPT,以便投影。现在是IT和AI时代,将来公司里可能还会采用3D投影或VR技术,让我们的设计和陈述亦真亦幻。
    我开的是SUV车。出去办事,上高速我会走ETC通道。不认识路也不要紧,车上有GPS。北京今年的空气比较好,PM2.5高的日子很少,开车比较舒服。
    我很喜欢拍照,还常常在手机上P图。我朋友也会恶作剧,PS我的照片。有的照片P成了“航母style”,特高兴,有的让他P成了“江南style”,我就有点不舒服。
    偶尔,我也会去KTV休闲K歌。我朋友歌唱得好,总想跟我PK。其实我唱的都是些老歌,跟现在的年轻人比,早就out了。不过他要K歌,我一定给他打call
    平时,我也跟朋友一起聚餐,绝对不喝XO,也决计不喝醉。一般我们都是AA制,都在POS机上刷卡付钱。没钱的时候,我还得临时去ATM机取钱。
    我现在有N多的机会,也有N多个事情。可是,我也实在太忙,快hold不住了!补充些VC、B12吧,再不行就干脆美美地睡一觉。
    字母词的确已经深入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我们必须面对。这是40年前根本想不到的景象。
    关于字母词,我们会有很多误会或争议。《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2012)出版以后,就因为附有239条“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而引起轩然大波,有人甚至还上升到法律层面。这些人爱汉语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这种狭隘的语言观实在不敢认同。历史已经证明,越是纯的语言,就越少人去学习,这个民族也越难壮大。汉族和汉语之所以有今天,容纳他族,不拒异语,包容宽大,正是关键。
    语言与字符是不同的两个事物。蒙古族曾用汉字“音写”蒙语的《蒙古秘史》,元代(1268年)参照藏文创制过八思巴字母《蒙古字韵》,再后来改用了回鹘体字母。蒙古国则又受苏联影响将回鹘文字母改成西里尔字母(斯拉夫字母)。土耳其曾经使用阿拉伯字母,凯末尔革命后,1928年改用了拉丁字母形式。这两种字母都不是土耳其自己所创。日语曾经全部采用汉字书写,之后又加入了假名,二战后替换掉大部分汉字,到了当代又事实上引进了拉丁字母的字母词。几度文字变异,这三种语言并未因此而改变了性质。因此,不能以外来字符简单判决。
    拉丁字母曾经只是外国的字符,1958年,《汉语拼音方案》在中国获得了法律地位,拉丁字母就立刻升级为汉语标音的合法工具,不再是只属于外国的字符。
    汉语中使用的字母词有两个部分:小部分是根据汉语拼音方案拼写并缩略的汉源字母词,但很少。大部分是根据英语(其他西语极少)缩略的英源字母词,占绝大多数,其中缩略词又占绝大部分。大部分英源字母缩略词是国际词,在全世界通用。字母词由于其国际性而大大淡化了英语的身份。英源字母缩略词进入汉语大大便利了国际沟通,并改变着汉语生态,使汉语在形式上更贴近世界,更具有时代性。这就是字母词的价值所在。
    从汉语角度看,英源字母词也是一个连续统:由仍从属英语的字母词,到已入户生根汉语的字母词,中间很难断然切分为二,一定有很多词处于过渡的中间地带。这就是语言的真相,体现了语言的柔性。随着语言接触频度的增加,字母词使用人员的扩大,字母词身份也会相应转化,会从外语词慢慢被认同为汉语词。
    理论上说,可以从六个视角去综合观察汉语化,即字符类型、词义变异、读音归属、语法归化、心理认可度、用户扩散度。其中词义的异同很难作为判定标准。而心理测试,非常复杂,暂时还没有研制出一种简便的心理测试方法以及判别标准,也可以暂时搁置。
    许多语言证明,外来词可以给本土语言带来新的音位或音位组合。我国的蒙古语里就存在zh、ch、sh一套卷舌的音位,专门用于来自汉语的外来词。英语里也遗留许多法语的音位组合,例如bourgeois(布尔乔亚),不但拼写形式完全照搬法语,连发音也保留了法语特点。从语言演化角度看,外来的音,无疑也是一种养分,不能简单否定或删除,更不能仅凭读音来判定是否汉语化。否则的话HSK(“汉语水平考试”的汉语拼音缩略)就会被开除出汉语。
    从语法角度看,如果字母词能进入汉语的一些紧密结构(如动结式、动趋式),接受汉语类形态成分(结构助词、动态助词等)限制,甚至成为汉语构词成分,那么我们就必须承认该字母词已经归化汉语,入籍汉语。以上的“hold住、PK掉一些对手,PS/P过几张照片、早out了”,以及“POS机、LED灯”就是很好的例子。
    用户扩散度,就是使用者广狭程度,可以采用使用者的“分布率”或“覆盖率”来表示。如果某字母词的使用已经从零星扩展到某群体,甚至扩展到普通大众,被汉语所接纳,那么就应该承认该字母词已经进入该群体的汉语。
    字母词对于汉语而言,完全是个异物。字母词的融入与归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如果放眼未来的文字发展,承认拉丁字母也是汉语的一种辅助字符,那么我们应该会对字母词有更多宽容与想象。我们应该将在汉语中落户的字母词视为一种外形特殊的“外来词”。这是一种非常像外语的字母词。如果觉得外来词这个名称不舒服,那称之为“准外来词”也不失为一种方法。“准外来词”处于“外来词集合”的边缘地带,或处于与“外语词集合”交叉重叠的部分。这将是一种与日源汉字词完全相反的“准外来词”。这样就形成两个互相对待的“准外来词”。它们都值得我们继续关注并研究。
    当然,同许多事物具有两面性一样,外来词汇因其音、其形的异物性质,控制不适当,也必然会伤害汉语机体。因此,综观之下,这个时期还是有某些遗憾。特别突出的有:引进者常常迫不及待,不加咀嚼,就匆忙引进并使用,造成粗糙、泛滥的现象。新一代的人们可能对汉语还缺乏谨慎敬畏之心,免不了有玩耍汉语的心态。许多西语词可以意译,许多日语词也可以修改,但一些人不加考虑,不斟酌,不调整,就使其进入了发表环节。许多字母词的使用还也有许多可商榷的地方。有的显然是滥用,有的则脱离了老百姓的承受能力。加上字母词相似率极高(在26个字母内选择组成的“三字母词”,其相似率非常非常高,缺乏区别性与明确性),不宜多用,更不宜在一篇文章中过多并扎堆使用。
    在肯定外来词丰富汉语的同时,我们还应该检讨:引进者和自媒体是否偷懒了?我们的公众媒体是否也偷懒而忘记把关?我们的语言文字主管机构是否也管理缺位?一切以快,以新,以惊人、博眼球为考量,显然要不得。规范缺失是今天的一大问题。我们必须分界别、分层次、分类型地做出柔性而不同的规范要求,以促进汉语包容各种外来词的发展,防止伤害汉语。我想,这才是对改革开放40年最好的纪念。
    
   本文将连载于《语言文字周报》1816、1817、1818号,2018年12月12日、12月19日、12月26日出版

见:https://mp.weixin.qq.com/s/GMtLGw9WEkQyDr8lvO-PHg
70+成员,中国第一家全无纸化校对公司(第7年);QQ32767629;微信jiaodui;公众号jiaoduiw、jiaoduibiaozhun;手机13556123901
快速回复
限10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