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2阅读
  • 0回复

《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zt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朔漠鹰扬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楼 发表于: 05-11
@安迪斯晨风
当年老师反复强调“说服”要读[shuì fú],现在只有[shuō fú]这一个读音了。这到底是怎么肥似?!难道我们小时候学的读音竟然都是错的吗?到底是什么组织,竟然可以更改我们常用字词的读音?

建国以后,我们的汉字读音总共经历过三次大的变革,主导这个事情的,是一个在历史上只出现过三次的神秘组织,它的名字叫“普通话审音委员会”。别看它的名声不像网红们那样显赫,但它的每一次出场,都像灭霸那样的超级大boss一样,在语文界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现在每天都要说的普通话,是1956年才有的。也是在那时候开始,“普通话审音委员会”这个神秘组织第一次正式成立,开始主持审定那些有争议的字词读音。

1956年以前,全国人民的口音都相当随意,甚至连四声调都不是全国通用,在南方很多地方还保留着古老的“入声”,很多常用字的读音语调也五花八门,还存在着十分奇葩的文白异读。此后历经7年,直到1963年才搞定了所有有争议的字词读音、词汇和语法,编制了第一版《普通话异读词审音总表初稿》。从那以后,人们说的普通话才算有了一个统一的规范。

比如说电视剧《大宅门》中,白七爷常常念叨的那句《挑滑车》戏文唱词“看前方黑(读[hè])洞洞,定是那贼([zé])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中,“黑”和“贼”就是以前北京土话的读法。同时,很多评书或者戏文里面还会把“白”读成[bó],比如“擎天白[bó]玉柱,架海紫金梁”。这是因为京剧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湖北地区的湖广韵,而湖北话里面就是这样读的。1963年以后,这些字才在这张表里有了标准读音,只是仍有一些老艺人还保留着自己的读法。

这一次改掉的还有许多现在我们看来颇为奇葩的读音,比如说“口吃”,在有的地方竟然是念“口[jí]”的,在这里改成了口吃[chī];还有“哑然失笑”中,“哑”曾经是读[è]的,在这时候统一改成了读[yǎ]。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了50多年,已经很少有人还记得这些被改掉读音的汉字了。

上学的时候,我们很多人都遇到过那种岁数比较大的老师,经常会把一些看上去很简单的字“读错”,甚至连学生纠正他的时候也不肯改过来。比如说我初中时候教生物的老夫子,每天上课都把“细胞”的“胞”字读成[pāo],把“确凿”的“凿”读成[zuò]让人听来听去都感觉十分费解。为什么他们就不肯改成“正确”的读音呢?

原来,这又是“普通话审音委员会”这一神秘组织造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当年已经审定的读音,被大众在潜移默化中逐渐改掉了,于是紧接着,潜伏多年的普通话审音委员会再次浮出水面,开展第二次普通话审音工作,历时三年一直到1985年才最终完成,编成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

这样的字音变化在1985版里面还有很多,比如说“卓越”不读[zhuō],而读[zhuó];“咆哮”不读“咆[xiāo]”,读“咆[xiào]”了;“驯服”不读“[xún]服”,读“[xùn]服”了。变的原因也很简单:现实中大多数人怎么读,就改成怎么读。

我们80后、90后一代人都是学着1985年版《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在风平浪静中长大的,所以也就觉得这里面的读音成了天经地义,高考完了以后,只有极少数人还会关心每个字到底该怎么读。这时候,“普通话审音委员会”突然登场了

所以当我们在2016年看到最新版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修订稿)》时,顿时感觉心中有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这么改下去,我们都要变成文盲啦!更关键的是,其中一些字词读音的改变,会造成很大的困扰。

安徽省有一座文化名城叫“六安”,这里的“六”从古到今都要读作[lù],因为传说中的明君舜把著名的臣子皋陶分封到了六(Lù)这个地方,所以可能已经有4000年的历史了。你没听说过这座城市也没关系,六安瓜片这道名茶总听说过吧?可惜在最新版的审音表中,六[lù]这个读音被取消,“六”统读为[liù]了。不知道当地的人是怎么想的……

比如“血”这个字,以前它有两种读音,一些地方要读[xuè]如“贫血”、“心血来潮”、“呕心沥血”等等;但是另一些地方要读[xiě],比如“打鸡血”、“血豆腐”等等;具体该用哪个,规则非常复杂,很多人都被它搞得晕头转向。现在好了,所有的“血”都改成读两种读音混合起来的“xuě”,因为按照民间调查,这个以前不正规的读音才是大家使用最多的!在“血压”、“血糖”这些现在的常用词里面,都是读[xuě],所以也就顺水推舟了。

除了这些被统一的,还有一些字因为时代的发展,不得不增加了新的读音,比如1985年的时候还很少有人管坐出租车叫“打的”[dí],所以“的”也没有“dī”这个音,现在全社会人人都可以“打的”了,不加一个音也说不过去。还有就是音译词“拜拜”,让“拜”这个字多了个2声。

看着这些被改掉读音的字词,我既惶恐又有一丝惆怅,会不会等孩子们长大开始学汉语拼音以后,也会觉得我们这一代经常会读错?就像我们上学的时候觉得老师不懂读音一样,这可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


90+成员,中国第一家全无纸化校对公司(2017第8年);QQ32767629;微信jiaodui;公众号jiaoduiw;手机13556123901
快速回复
限10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