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633阅读
  • 9回复

【六安】:【liù’ān】【lù’ān】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historysky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楼 发表于: 2013-09-06
— 本帖被 historysky 执行提前操作(2019-07-13) —
词典取消六安“lu”读法改读“liu

    近日,一则“词典取消‘六’字在用作地名时‘lu’的读法”的消息又引起了热议。原来,在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编的《现代汉语词典》(以下简称词典)2005年修正定稿第五版中,六字在用作地名时被取消了“lu”的读法。不仅是第五版,2012年出炉的第六版也没有“lu”的读法。
  
    专家 读音应遵循地方文化
  据悉,我国有两个地名中的六念作“lu”,一个是安徽的六安,还有一个就是南京的六*合。
  几年前,关于六安的“六”字读音是否可以由“lu”改为“liu”的问题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本报也曾做了一系列报道。2006年,经省政府同意,六安得以保留了“lu”的旧音。
  对于词典取消“lu”的读法,两地居民纷纷反对。“从小到大都念‘lu’,假如念‘liu’的话,怎么听都别扭!”“我每次都读‘lu’,哪个读错了,我还会纠正他。这么看来,难道是我读错了?”……有六安网友还搬出历史“抗议”:“汉武帝取‘六(lu)地平安,永不反叛’之意,赐名六(lu)安。而‘lu’的读音更是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皋陶卒,葬之于六(音l)。禹封其少子于六,以奉其祀’。这么悠久的读法,岂是说废就废的。”
  对此,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古典文献专业的谢秉洪教授表示,读“lu”是出于地方文化保护,呼吁从遵循当地人的方言文化出发,应该考虑为六补上“lu”音。
  记者也随即采访了著名语言学家、词典学家王光汉教授。王光汉告诉记者地名是为地方服务的,读音往往是约定俗成。“地方名称要听从地方的读音,不能乱取消。”

  现状 六安当地仍读“lu”音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六安市民政局地名规划科科长汪俊祥。他表示,六读“lu”音仍收录在六安市地名录中,在当地没有任何异议。“我们对外介绍都是读的‘lu’音。”
  六安市地名委员会顾问史红雨告诉记者,“六”在地名中读“lu”音,是有地方文化历史渊源的,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读音,取消是不合适的。
  他向记者介绍称,2005年,民政部地名研究所有关负责人到六安,透露该所有意将“六”音由“lu”改为“liu”。“当时我是坚决反对的,向他讲述了“lu”音的历史根源和依据,他才恍然大悟。”
  据史红雨介绍,“六”作为皋陶的封地,指水边的高坡,与“陆”字通假,符合当时沿淠河周边的地形地貌。“汉武帝设六安国,意思是‘六地平安,永不反叛’,这个‘六地’指的是‘六(lu)’这个地方,而不是指“‘6个地方’”。
  史红雨表示,作为地名读音,六(lu)安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它的价值可以申报世界地名文化遗产。”

见:http://epaper.guilinlife.com/glrb/html/2013-08/27/content_1525222.htm
中国第一家无纸化校对公司,公众号:jiaoduiw、jiaoduibiaozhun。郭站长联系方式:QQ32767629;微信jiaodui;手机13556123901
在线朔漠鹰扬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3-09-06
乐亭,没改,乐还是读音涝。


现汉没收不代表这个音就取消了。除非现汉进行了声明。否则,可以归入到方言范畴。
90+成员,中国第一家全无纸化校对公司(2017第8年);QQ32767629;微信jiaodui;公众号jiaoduiw;手机13556123901
在线historysky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5-04-07
《汉语拼音词汇·专名部分》(上海辞书出版社,2015):
  




中国第一家无纸化校对公司,公众号:jiaoduiw、jiaoduibiaozhun。郭站长联系方式:QQ32767629;微信jiaodui;手机13556123901
在线historysky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10-06
网友问:“六安”是读 lù’ān 还是读 liù’ān?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答:《现代汉语词典》前几版中,“六”字在 liù 这个音之外,还有一个的音,用于地名“六安”(在安徽)、“六合”(在江苏)。“六安、六合”等地名中的“六”到底该不该读呢? lù、liù 属于文白异读,是文读音,保留在很多方言区,如安徽、江苏等地。主张读的人说,根据名从主人的原则,六安、六合等地名中的“六”应该读,因为当地人就这么读。其实“六”字在安徽、江苏的方言中,不仅地名“六安、六合”读,语文义的“六”如“六斤苹果、六个小时、星期六”也读这个音。如果不说方言而改说普通话,这些话里的“六”就都读成 liù 了。名从主人,说的是人名、地名中多音字的取舍原则,而不是放弃普通话的读音去读方言音。根据这样的调查研究,第5版删去了“六”字的读音。广西壮族自治区有个地名叫“百色”,第1版曾收这个地名的读音 bósè,第2版以后删去了,也是这个道理。

见:http://ling.cass.cn/cidian/txts5.html
中国第一家无纸化校对公司,公众号:jiaoduiw、jiaoduibiaozhun。郭站长联系方式:QQ32767629;微信jiaodui;手机13556123901
在线historysky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6-06-17
从“六安”的读音说起
    
◎ 狮子坡

    427日,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一则新闻报道中,主播郭志坚将安徽“六安”的“六”读作了 liù。随后许多网友纷纷指出,郭志坚的读法是错的,“六安”的“六”应读428日,郭志坚发微博回应:“谢谢广大观众对‘六安’地名发音的关注。对于媒体工作者来说,发音书写的唯一依据是经过国家权威部门审定的字典,相信大家一看就明白了。”在微博后附上了《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相关页码的照片,照片显示“六”在该词典中只收录 liù 这个读音。郭志坚以此强调,他没读错,“六安”的“六”就应该读 liù
    微博中写的是“字典”,但贴出的却是《现代汉语词典》的相关照片,郭志坚似乎把“字典”和“词典”混为一谈了。当然啦,也许是一时笔误,且不去管了。
    语言文字很复杂,没有人敢说,他能认识所有的字,能读所有的字音。所以,勤查工具书是每个人必须养成的习惯。郭志坚遇到问题,能自觉地向工具书“请教”,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然而,任何一部工具书,都有自身的功能、条目范围、查检方法以及编纂意图等等,查检者务必熟悉、领会。在《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中,“六”确实只收一个读音 liù,但此字头下所收录的词条中并没有“六安”一词。该词典未收(或有意或无意)“六安”这个地名,并不说明它主张“六安”的“六”也读 liù。有媒体询问过《现代汉语词典》编写组的有关人员,得到的回答是:在过去的《现代汉语词典》中,收有“六安”词条,“六”注的音都是2005年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2012年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均没有收录“六安”词条,这是一个疏漏。现在正在编纂《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其中会收“六安”,“六”将注这个音。“六安”的“六”到底该读什么音,“相信大家一看就明白了”。
    任何工具书都不是“万宝全书”,都会有这样那样的缺陷,甚至会出现错误。如果所查问题正好碰上工具书的缺陷或错误,怎么办?所以,查工具书不能只查一种,要多查几种,要进行多方面比较。郭志坚要是多查几种工具书,就不会读错“六安”的读音了。《辞海》  《汉语大词典》《汉语大字典》等权威语文类工具书,都给“六安”的“六”注过音,注的都是。《中国古今地名大词典》由国家主管地名工作的民政部组织编写,“六安”的“六”注的也是这个音。仅以《现代汉语词典》为依据,遇到问题只查这一种工具书,出现失误是难以避免的。
       再说,从事语言文字工作的一线人员,必须具备一定的语文素质及文化修养,有一定的语言文字分析、研究能力,遇到问题如果只能查查工具书,显然是不够的。“六安”的“六”读什么音,作为央视《新闻联播》的主播,应该能借助有关资料,做出正确的判断。
       地名的读法,通常遵循“名从主人”的原则,即当地人怎么读,就怎么标音。“六安”已有2000多年历史,原本是一个郡国名,始置于西汉元狩二年(前121)。东汉建武十三年(37)并入庐江郡。北宋置六安县。明清时置六安州。1912年改为六安县。1978年设六安市(县级),1999年升设六安地级市。“六安”的“六”,当地人一直读 lù 而非 liù。这就是权威工具书将其注音为的原因。当地人的读法,其实源自“六”的古代读音。同理,南京“六合”的“六”,也读不读 liù。除了“六安”“六合”以外,全国还有许多地名都依据“名从主人”的原则,按当地方言音读,这些方言音也大都源于其古代读音。如山东“东阿”的“阿”读 ē,不读 ā;河北“蔚县”的“蔚”读,不读 wèi;湖北“黄陂”的“陂”读,不读 bēi;安徽“蚌埠”的“蚌”读 bèng,不读 bàng;浙江“台州”的“台”读 tāi,不读 tái;广东“番禺”的“番”读 pān,不读 fān;等等。
    为什么在一些地名中一直保留着古代的读音呢?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问题,分析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可能也不一样。我们认为,这与古代的社会文化有关。我国古代有“故土”情怀,除非出现“不可抗力”因素,古人大都世世代代居于某地。古人在京城或外地做官,致仕后往往“告老还乡”,回到故里。就是在外地去世了,也会把遗体运回家乡,葬于故土。地名便被世居于此的人们代代口耳相传,发生音变的可能性相对较小。并且,家乡的地名也是家乡的符号,能勾起家园情怀;重乡情的人们,不忘故土,会在潜意识里记住家乡的一切,也包括家乡地名的读音。
    当然,由于人口的流动、普通话的大力推广等等原因,地名中的特殊读音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势必有人按普通话中的一般读音去读。如果读的人多了,地名中的特殊读音也是可以改读的。比如广西的“百色”,其“百”过去一直读
bó,现在读 bǎi。不过,改读的情况很少见。“六安”的“六”,不排除有人读 liù,但当地人大都倾向读,远没有到改读的程度。六安市民政局地名规划科相关人员曾表示,“六安”的“六”读在当地没有异议。据说,安徽省民政厅及安徽省语委也表示,“六安”的“六”保留古音

     (本文刊于《咬文嚼字》2016年第6期)
中国第一家无纸化校对公司,公众号:jiaoduiw、jiaoduibiaozhun。郭站长联系方式:QQ32767629;微信jiaodui;手机13556123901
在线historysky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6-06-17
六安市人民政府网:http://www.luan.gov.cn/


中国第一家无纸化校对公司,公众号:jiaoduiw、jiaoduibiaozhun。郭站长联系方式:QQ32767629;微信jiaodui;手机13556123901
在线historysky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6-10-19
在《现汉》7 中,“六”仍只读 liù。
中国第一家无纸化校对公司,公众号:jiaoduiw、jiaoduibiaozhun。郭站长联系方式:QQ32767629;微信jiaodui;手机13556123901
在线historysky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7-04-20
赵所生 2017418日 来自 微博 weibo.com
【六 liù 安?六安!】安徽六安、江苏六合之“六”自古念 lù,国家《异读词审音表》也未规定“六”统读 liù02版《现汉》亦注,但05版《现汉》突然取消读音,莫名其妙。央视某主持因读 liù 惹争议。地名应遵从“名从主人”原则,读音勿轻易改动为好。《咬文嚼字》透露《现汉》7版将增收“六”的音。  

中国第一家无纸化校对公司,公众号:jiaoduiw、jiaoduibiaozhun。郭站长联系方式:QQ32767629;微信jiaodui;手机13556123901
在线historysky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8-07-07
《中国地名录》(1994):

中国第一家无纸化校对公司,公众号:jiaoduiw、jiaoduibiaozhun。郭站长联系方式:QQ32767629;微信jiaodui;手机13556123901
在线historysky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2-21
刘祥柏:“六安”地名的读音

当地方言地名和数字中的“六”字读音相同,都读[luʔ]音,地名读音并不比数字读音更特殊,这个非常重要的语音现象往往被人忽略,只是一味强调地名读音的所谓“特殊性”,而不强调数字“六”读音同样具有这个“特殊性”。六安方言“六月份、六十岁、正月初六、三山六水一分田”等词语或俗语中表示数字的“六”字跟地名中“六”字读音一样,也跟“陆绿录”等入声字同音,都读[luʔ]音。无论是地名,还是数字,“六”字在方言中都读入声,而不读去声。因此,说普通话地名应该名从主人,按照当地方言念去声的说法,是没有依据的,当地方言并没有这种读音。

部分字典、词典地名中标注文读音,反映的是大半个世纪前的普通话地名审音成果,并没有体现普通话语音变化趋势;《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在最近的一两个版次中不再收录“六”字已经消失的文读音lù,则是尊重语言事实的体现。新版《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删除了“六”字的老文读音,同时也删除了六安、六合这两个地名的注音。删除了这两个地名的注音,一方面是表明普通语词文读音已经消失不用,另一方面,表示地名读音的审定留待将来新的地名审音时再做最终决定,现在不建议仍然使用语词中早已消失的文读音作为标准音。
----------------------------------------------------
刘祥柏,男,196812月生于安徽省六安县。北京大学语言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中国语文》编辑。从事汉语方言音韵、方言语法比较、梵汉词汇比较研究。

见:https://mp.weixin.qq.com/s/NABBbdttqNlYRZMYLQ3Weg
中国第一家无纸化校对公司,公众号:jiaoduiw、jiaoduibiaozhun。郭站长联系方式:QQ32767629;微信jiaodui;手机13556123901
快速回复
限10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